廣告詞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中國清算網 > 新聞動態 > 業內新聞

負債27億元的民企“重生”

作者: 時間:2020-08-10 閱讀次數:101 次 來自:南方日報

    “兩條在印尼,一條在廣州,一條在福州,一條在長江口,還有一條停靠在秦皇島。”從總部所在的廣州珠江新城一路向東,越過蓮花山脈,抵達南海邊的潮州饒平縣,“亞太”將財務部門安排在饒平大道邊一棟普通的樓房里。4樓會議室里,業務經理林燦輝拿出手機向南方日報記者介紹著“亞太”旗下6條貨船的即時位置。

    這些貨船所屬的公司“亞太”,經歷了一場從破產清算到成功實現重整的“海嘯”。“亞太”是潮州知名度較高的龍頭企業、納稅大戶,近三年年均主營業務收入8.91億元,但嚴重資不抵債,多家金融機構為其債權人,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本地金融秩序的穩定。

    2018年8月,亞太能源有限公司、亞太船務有限公司和興旺船務有限公司(本文簡稱為“亞太”)向潮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潮州中院”)提出破產清算。此時,“亞太”背負著超過27億元的巨額債務。

    在審查案件過程中,潮州中院的法官們發現,“亞太”在貿易、國際國內航運方面擁有豐富經驗,形成了較為成熟的運營模式和運營線路,且有優良港口和優質客戶等資源,具有挽救的價值和希望,可適用破產重整程序。

    實際上,“亞太”有過自己的輝煌:成立于1997年的亞太能源有限公司,涉足煤炭、有色金屬、建筑材料等多個領域,2009年銷售額接近50億元,成為當時中國最大的民營煤炭貿易商;隨后投資成立亞太船務有限公司和興旺船務有限公司,到2010年,企業員工有100多人,銷售額接近100億元;還先后投資了陜西何家塔礦業、潮州市亞太港口和潮州市地方鐵路等多家公司。

    當第一筆償債資金匯至“亞太”名下重整投資款專用賬戶時,管理人將配合重整投資人辦理“亞太”100%股權變更,過戶至南方特殊資產投資(廣州)有限公司指定主體名下。重整后的“亞太”,迎來全新的股東。

    自去年9月份重整計劃批準后,不到一年時間,“亞太”實現營業額1.244億元,向地方納稅300多萬元,重整計劃已經執行90%,從資金用于還債而不能得到發展的惡性循環中走出。

    “亞太”,是如何“墜落”,又是如何“重生”的?

    ●南方日報記者 達海軍

    (肖燕菁對本文也有貢獻)

    本版均為潮州中院供圖

    發展

    順風起航

    在“亞太”會議室里,“納稅大戶”“創稅大戶”的銅牌掛滿了一面墻,“訴說”著“亞太”曾經的輝煌。

    “亞太”的財務經理余立誠2009年從潮州市區回到饒平,并成功應聘為亞太能源有限公司的會計。“當時就了解到家鄉有這樣一家企業,影響力很大,那時候‘亞太’給的工資在同行里面是很高的。”從2009年到2012年,余立誠見證了“亞太”的蓬勃發展。

    1997年10月,林吉旺創立亞太能源有限公司,銷售煤炭,投資礦產。林吉旺有著傳統潮商的特質,低調務實、穩健誠信。但關于他的公開資料甚少,家人也諱莫如深。

    今天我們已經無法得知這位創始人的創業初衷,但回望1997年——國內生產總值比上年增長8.8%,國有工業企業改革步伐加快,民營企業如雨后春筍般生長,能源工業投資增長21.7%,原煤占能源生產總量的74.1%。能源是國家經濟發展的燃料,而煤炭是最重要的那一把。毫無疑問,那注定是一個野心家將目光投向煤炭行業的時期。

    “亞太”位于華南,這里煤炭消費市場巨大,但與北方的產煤大省距離遙遠,煤炭貿易成為“亞太”成長的重要倚仗。除了國內的山西,還從越南、印尼、澳大利亞、俄羅斯甚至南非等地進口煤炭,再銷往廣東、福建、廣西和海南。《21世紀經濟報道》一篇關于“亞太”的報道中,一名廣西煤炭貿易商這樣描述“亞太”的起步,“憑借潮商商幫的人脈網絡和資金馳援,亞太能源迅速積聚起優質客戶資源,并為客戶提供優質廉價的動力煤。”

    2009年,“亞太”蒸蒸日上的勢頭昭然可見,林吉旺看到了家鄉饒平難得的深水良港,并將業務拓展至船舶領域。2009年5月8日,潮州港亞太通用碼頭動工,其為“廣東省新十項工程”重點項目之一。

    “煤炭生意好的時候根本找不到船來運輸,所以才要成立自己的船務公司。”余立誠說。據海關總署2010年數據統計,亞太能源2010年進口量1270萬噸,為國內單一企業進口煤數量排名全國第一,位列國內進出口民營100強企業第25名。

    2011年,中國煤炭進口增長11%,達到1.824億噸,亞太能源的進口量可占據國內煤炭進口總量的7%—8%。亞太能源漸漸成為業內人士口中“廣東省最大的煤炭進口商”和“中國最大的民營煤炭進口商”。

    用自己的船,停自己的港口,運自己的煤。這是林吉旺當初布局“亞太”的設想。從當時來看,“亞太”發展順風順水,一切似乎可期。

    困境

    猝然觸礁

    “亞太”沒有想到,危機尾隨而至。“像過山車一樣,到頂后一下子就落下來了。”時至今日,余立誠依然不免感慨。

    2012年4月,中國國際煤炭大會在北京舉行,其時國際煤價下跌,考慮到船運時間表和夏季用電高峰,國內煤炭進口商紛紛與國際生產商簽訂大額合同。煤炭進口的爐子燒到極旺,國內煤炭需求卻明顯下降。港口、電廠的庫存有增無減,煤炭行業沒有因夏季用電高峰期而有所提振,一些滿載煤炭的船舶只能在公海上漂流。

    當年6月底7月初,一條消息開始在煤炭貿易商圈子中流傳:由于簽署了大額進口合同,隨著煤炭價格的急劇下墜,廣東最大煤炭進口商潮州亞太能源已基本暫停了進口業務。

    來自中國政府網一篇名為《2012年我國煤炭經濟運行情況綜述:產量增速下滑》的信息顯示,2012年,全國煤炭消費總量增速同比回落5.6個百分點,而與此同時,全國煤炭庫存在3億噸以上,處于歷史高位。

    煤炭下游行業經營困難,煤炭產能過剩,產量增加量超過需求增加量,市場持續疲軟,產品供過于求,庫存積壓比較嚴重,銷售價格持續下滑。

    對于“亞太”來說,沖擊一波接一波。煤炭行業的持續低迷,直接影響著“亞太”的船舶運輸業務。“2013年和2014年的時候,運價才20多元一噸,但至少要40元才能回本。”余立誠直接感受到公司資金的緊張,“業務下降,營收下降,利潤下降。”

    一條散貨船的造價在1.6億元到1.7億元,亞太通用碼頭投資達75億元,遇上難以扭轉的市場形勢,“亞太”這樣重資產、體量大的企業成了最難調頭的“大船”。生產經營均出現嚴重虧損的“亞太”,其主營業務收入只能勉強支付部分銀行貸款。

    屋漏偏逢連夜雨。2013年,作為亞太能源有限公司創始人、董事長的林吉旺因病去世,引發了追債潮,債權人紛紛上門催債,“亞太”的資金周轉更加困難,財務危機頻現,甚至到了資不抵債的地步。隨后,經過6家作為債權人的銀行商議,林吉旺的小女兒林冬云被推選為亞太能源的法人代表,彼時“亞太”的貸款接近32億元。

    同時,“亞太”實施銀團貸款后因故被罰額度較大的逾期利息,資金不能用于經營只能還債,公司缺乏資金無法發展,從而陷入了惡性循環。

    苦撐數年后的2017年12月,亞太能源有限公司向饒平縣人民法院申請重整。自此,亞太能源踏上了一波三折的重整之路。不過,對于此次申請,饒平縣人民法院以“未能依法提交申請所需的齊備證據”為由不予受理。

    2018年3月,亞太能源有限公司遂向潮州中院提起上訴,請求裁定受理亞太能源公司的重整申請,重申“亞太能源公司具有重整價值,且重整具有可行性和可操作性”。

    潮州中院當時經審查認為,亞太能源有限公司雖然資不抵債,但主要債權(金融債權)均未到期;亞太船務有限公司、興旺船務有限公司是對亞太能源金融債權提供擔保,金融債權未到期,保證責任也未到期,無法確認能否清償到期債務,故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破產法》第二條的規定,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裁定。”

    林冬云沿襲了父親不愿聲張的作風,婉拒了采訪,我們無從獲知林冬云兩次申請重整、兩次被駁回時的心境。據知情人回憶,林冬云曾在聽證會上說“我父親一手白手起家,創下那么大基業,我不忍心放棄”。

    2018年下半年,“亞太”的大部分銀行貸款期限到期,8月27日,林冬云不得不向法院申請破產清算。彼時,“亞太”仍然背負著接近27億元的債務。

    林吉旺和林冬云都體恤下屬,從未拖欠過員工工資,公司陷入危機的時間不短,年終獎有所減少,但無一人主動離職。這也成了一段潮州商界的佳話。

    轉機

    乘風破浪

    “辦案過程中,我們召開了大小會議最少200場(次),撰寫的法律材料堆起來有一人高,加班加點是家常便飯。”潮州中院民二庭庭長蘇慕成說。

    接到“亞太”的破產清算申請后,潮州中院于2018年8月29日分別裁定受理亞太能源有限公司、亞太船務有限公司、興旺船務有限公司破產清算案,并于次日指定清算組擔任管理人。

    不過重整一般難度較大,且過程充滿變數,要想成功并不容易。作為潮州首宗大型民營企業破產重整案件,潮州市政府高度重視,牽頭市金融工作局、發改局、經信局、財政局、法制局等多個部門成立了“亞太”清算組,協調破產重整工作。

    “亞太”破產重整案涉及29家債權人債權,牽扯到多種利益主體,債權數額大,而且企業經營狀況不穩定,存在著很多不確定因素,案情復雜,辦案難度大。

    煤炭貿易低迷后,“亞太”將主業調為船舶運輸業,此時雖然尚未確定合適的資產處置方案,但如果停止經營,企業不但失去經濟來源,且每天需支付船舶維護費及船員工資費用就約為4萬元,停運后船舶價值還存在貶損的可能,一年的成本消耗接近9000萬元。

    法官們通過深入生產現場調查研究后,作出了“放水養魚”的決定,在防止企業資產流失、確保萬無一失的情況下,依法及時批準“亞太”在管理人的監督下繼續經營,實現了“生產不停、管理不亂、員工不散”。

    由政府清算組和律師團隊組成的管理人,是“亞太”擺脫困境的真正操盤手。

    “我們不是權力方,我們是服務方。”管理人代表、北京市中倫(廣州)律師事務所合伙人鄒陽這樣描述律所在破產重整中的角色。

    新生

    再次揚帆

    鄒陽將尋找重整投資人的工作形容為“一個難度巨大的銷售工作。”這次他們銷售的“產品”即為負債27億元的“亞太”。

    “亞太”的日常運營仍由企業原先的管理層來負責,對于管理人來說,更重要的任務在于尋找投資人。重整程序中至關重要的一個環節就是引進重整投資人。

    破產重整是一個長期復雜的過程,重整投資人面臨著諸多投資風險,嚴重影響了重整投資人的積極性,使得管理人尋找投資人十分困難,直接影響破產重整案件的順利進行。

    管理人委托德勤企業顧問(深圳)有限公司進行清算查核并出具《清算查核報告》,委托深圳市世聯資產評估有限公司及廣東德眾資產評估有限責任公司對“亞太”的資產情況進行評估,并將公司資產情況與負債情況公告。

    2019年4月18日,“亞太”在媒體發布公開招募意向重整投資人的公告。登報只是例行公事,真正的投資人,還是需要管理人團隊親自接洽。

    意向重整投資人需要擁有足夠的資金實力進行重整投資,并能出具不少于9000萬的資信證明或其他履約能力證明。5月7日,管理人收到5家意向重整投資人提交的報名資料,6月17日,管理人收到3家公司分別提交的參與重整的保證金3000萬元。

    對于提交保證金的公司,鄒陽的團隊需要陪同他們現場評估“亞太”的價值。“要和企業聯系,讓企業告訴我們船在哪,還要陪著企業去看寫字樓。”散貨船四處奔波,鄒陽團隊也要陪同意向投資人從天津到廣州碼頭一路奔波。曾經有一家企業派了調研團隊下來看了半年,鄒陽的團隊也跟了半年,最終還是沒能達成意向。

    2019年7月11日,在潮州中院主持下,在債權人代表的見證下,管理人對會議的表決票進行了統計,確定南方特殊資產投資(廣州)有限公司為正選意向重整投資人,上海易橋供應鏈管理有限公司為備選意向重整投資人。

    案件主辦法官之一、潮州中院民三庭副庭長劉建榮介紹說,破產重整案件一般只確定一個重整投資人,本案為了增加重整的成功率及提高效率,避免重整投資人違約或者因其他原因退出而拖延了重整進程,創新地提出了“為本案增加備選投資人名額”的工作方法。

    7月12日,確定南方特殊資產投資(廣州)有限公司為亞太能源、亞太船務、興旺船務的重整投資人,報價分別為3.77億元、2.63億元、2.63億元,共9.03億元。7月30日,法院裁定“亞太”由破產清算進入破產重整階段。

    重整計劃的順利通過是重整成功的關鍵環節。

    根據《企業破產法》的規定,由各表決組對重整計劃進行表決。其中:債權人組中由出席會議的同一表決組的債權人人數過半數同意,并且其所代表的債權額占該組債權總額的2/3以上的,即為該組通過重整計劃;出資人組中經出席會議的股東所持股權數額2/3以上表決通過的,即為該組通過出資人權益調整方案。各表決組均通過重整計劃時,重整計劃即為通過。

    在審查投資人提交的初步重整計劃草案時,法官們發現首期清償款只有2.4億元,且支付期限較長,容易出現變故,導致重整失敗,于是建議管理人向投資人提出“提高首期清償款比例,并縮短首期清償期限”的要求。經過努力,投資人同意將首期清償款增加至4.4億元,并縮短支付期限。

    為確保重整計劃順利通過,鄒陽親自走訪了每一家債權人,當面溝通意見,根據合理的訴求多次修改重整方案。

    2019年8月30日,“亞太”舉行第五次債權人會議,對重整計劃草案進行表決。各個債權組別(包括銀行金融機構及民間債權等)表決同意的人數比例與所占債權金額比例均100%通過,這意味著“亞太”破產重整計劃獲全票通過。鄒陽坦言,在他多年的辦案經歷中,大型破產重整項目方案獲得100%通過率,在全國都極為少見。

    2019年9月9日,潮州中院裁定批準“亞太”重整計劃,將在管理人監督下執行。重整計劃的執行期限為3年,自法院批準重整計劃裁定送達債務人之日起算。在此期間,“亞太”及重整投資人應當嚴格按照重整計劃的規定清償債務,并隨時支付重整費用和共益債務。

    讓人欣慰的是,從重整計劃批準后至今不到一年,“亞太”從資金用于還債而不能得到發展的惡性循環中走出,再次起航。

    然而,疫情影響下,船務領域尤其動蕩,“亞太”目前又面臨新的挑戰。

    公元1世紀的時候,哲學家普魯塔克提出一個問題:如果忒修斯之船上的木頭被逐漸替換,直到所有的木頭都不是原來的木頭,那這艘船還是原來的那艘船嗎?這個問題流傳到現在,被稱為忒修斯悖論,是一種有關身份更替的悖論。

    對于“亞太”來說,創始人去世,股權結構變更,確實讓人唏噓;但作為市場主體的“亞太”,曾經創造過輝煌,并為當地經濟提供強有力的支撐與帶動作用。忒修斯之船上的木頭即使全部變換,但它乘風破浪的征途不會被磨滅,揚帆起航的壯志也不會消減。

    案例啟示

    五方聯動 “救活”瀕危民企

    大型企業因債務危機進入破產重整程序,因其涉及的企業主體數量較多、資產債務規模較大、利益主體構成復雜,抗拒和角力夾雜,通常會難度較大。“亞太”從瀕臨破產清算到實現破產重整,我們可以清晰地看到五方的聯動和合力:政府用理、法院用法、債權人用力、管理人用心、企業用情。

    潮州中院民二庭庭長蘇慕成指出,企業如果破產清算,就意味著關門倒閉,工人下崗,不僅債權人權益受損,還將帶來工人失業等社會問題。對于潮州首宗民營企業破產重整案件,潮州市政府高度重視,由政府牽頭做清算組,破產重整就有了堅強后盾。潮州中院則充分發揮法律專業優勢,指導管理人制訂切合實際的資產處置方案,委托信譽良好的評估機構對企業資產進行全面客觀真實的評估,防止資產貶值。管理人代表、北京市中倫(廣州)律師事務所作為獨立第三方的中介機構,將專業特長與清算組的協調功能相結合,是“亞太”重整工作順利進行的關鍵。

    作為破產重整的主體,“亞太”雖陷入低谷,但一直在持續營業,“亞太”創始人家族也未因將企業“拱手送人”就心有不甘而執意破產清算。在能源領域,“亞太”擁有各類資源開發、貿易資質,與各大煤炭企業、電廠都建立了長期良好的合作關系。

    復活一個企業遠比破產或者創立來得復雜,“亞太”的復活,與破產重整中任何一個環節、任何一方主體都關系密切。其亞太港通用碼頭是難得的深水良港,處于廣東省沿海經濟帶上,年總吞吐量達8000萬噸。多方理性的考量與協商讓“亞太”得以“重生”,再度揚帆,而這個結果也將回饋于地方經濟與市場秩序。

< 上一頁1下一頁 >

微信掃一掃   第一時間讓您獲取清算行業重磅新聞、學術觀點——中國清算網公眾號(qdhx123)!

免責聲明:本網站旨在分享破產與重組行業相關資訊及業內專家、學者、律師的精彩論文和觀點,文章內容并不代表本網站觀點。如需要轉載網站原創文章,請提前聯系本網站及作者本人取得授權,并注明轉自"中國清算網"。網站轉載的文章是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如無意中侵犯了哪個媒體、公司、企業或個人等的知識產權,請來電或致函告之,本網站在核實相關情況后將立即刪除。通訊郵箱:[email protected],電話:15628863727
關于我們 | 人才招聘 | 幫助中心 | 聯系我們 | 友情鏈接 | 網站地圖 | 法律聲明
null 中國清算網 All Rights Reserved.   null    
電話:null       地址:null      E_mail:null
多乐彩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