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詞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中國清算網 > 清算視點

股東破產后,公司能否主張以股東持有的股權抵銷公司對股東的債權?

作者:李舒 張德榮 袁惠 時間:2020-08-05 閱讀次數:88 次 來自:法客帝國公眾號

股東破產后,公司能否主張以股東持有的股權抵銷公司對股東的債權?

作者 | 李舒 張德榮 袁惠北京云亭律師事務所

裁判要旨

破產抵銷是互負債務的抵銷,即相互抵銷的前提是雙方互負債務,股權是因出資形成的,與因合同形成的債權是兩種不同性質的權利,不能進行抵銷。

案情簡介

一、海鑫公司系中國一冶公司的股東,出資65724367.70元。

二、2014年11月7日,中國一冶公司股東會會議決議,分配給海鑫公司2013年股利6914227.66元;2015年8月8日中國一冶公司股東會會議決議,分配給海鑫公司2014年股利2782220.68元;2015年8月8日中國一冶公司股東會會議決議,分配給海鑫公司未分配利潤13165715.01元,前提條件是沖抵海鑫公司對中國一冶公司的債務。

三、2014年11月12日,運城中院裁定海鑫公司、山西海鑫公司進入重整程序,后兩公司被運城中院裁定合并重整,指定了破產管理人。

四、2015年8月18日,海鑫公司管理人、山西海鑫公司管理人收到中國一冶公司的《關于債務抵銷的函》,中國一冶公司主張以海鑫公司的股利及股權抵銷海鑫公司欠其相應工程款。

五、山西高院作出判決,確認海鑫公司和山西海鑫公司支付中國一冶公司工程款103804219.11元及利息27579365.48元。

六、海鑫公司向運城中院起訴,請求確認中國一冶公司主張的抵銷無效。法院部分支持了海鑫公司的訴訟請求。

七、海鑫公司不服,上訴至山西高院。山西高院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敗訴原因

本案中,海鑫公司作為中國一冶公司的股東,中國一冶公司于2014年11月7日作出股東會決議,向海鑫公司分配2013年的股利;于2015年8月8日作出股東會決議,向海鑫公司分配2014年股利和未分配利潤。2014年11月12日,海鑫公司破產,中國一冶公司向海鑫公司申報了工程債權。中國一冶公司主張以其對海鑫公司分配的股利和未分配利潤以及股權,抵銷海鑫公司對中國一冶公司的工程債權。對此,涉及兩個方面的問題,一是股利和未分配利潤能否作為債權在破產中抵銷;二是股權是否能作為債權在破產中抵銷。

對上述問題,一審法院和二審法院均認為,就股利和未分配利潤而言,海鑫公司在中國一冶公司應得的2014年度股利2782220.68元、未分配股利13165715.01元,于2015年8月8日經中國一冶公司股東會確定,該兩筆債務成立于海鑫公司重整申請受理后,不符合《企業破產法》第四十條的規定,因此,中國一冶公司主張抵銷無效。但對于2013年的股利系于2014年11月7日作出股東會決議予以確定,屬于在海鑫公司破產前,中國一冶公司對海鑫公司所負的債務,符合《破產法》第四十條規定的抵銷權的形式條件,故中國一冶公司可以主張抵銷。

就股權而言,股權系股東對公司出資而形成的權利,股東對公司出資后不能擅自退出,只能通過股權轉讓等方式退出。股權與因合同形成的債權是兩種不同的民事法律權利,與中國一冶公司對海鑫公司所負債務性質不同,不能進行抵銷。事實上,如認定海鑫公司對中國一冶公司的股權能夠與海鑫公司對中國一冶公司的債務進行抵銷,則相當于海鑫公司退出中國一冶公司,中國一冶公司注冊資本減少,當并未經過法定的減資程序,與《公司法》規定的公司減資程序明顯不符,將嚴重侵害中國一冶公司債權人的利益。

因此,一審法院和二審法院均只支持以海鑫公司對中國一冶公司2013年的股利與海鑫公司對中國一冶公司的工程債務進行抵銷,而未支持以海鑫公司對中國一冶公司2014年的股利、未分配利潤以及股權與海鑫公司對中國一冶公司的工程債務進行抵銷。

實務經驗總結

北京云亭律師事務所唐青林律師、李舒律師的專業律師團隊辦理和分析過大量本文涉及的法律問題,有豐富的實踐經驗。大量辦案同時還總結辦案經驗出版了《云亭法律實務書系》,本文摘自該書系。該書系的作者全部是北京云亭律師事務所戰斗在第一線的專業律師,具有深厚理論功底和豐富實踐經驗。該書系的選題和寫作體例,均以實際發生的案例分析為主,力圖從實踐需要出發,為實踐中經常遇到的疑難復雜法律問題,尋求最直接的解決方案。

1. 公司對股東的應分配股利和利潤系公司對股東的債權,無論是公司還是股東進入破產,均可作為抵銷權行使的對象。但需注意的是,公司分配股利和利潤需作出股東會決議,股東對公司債權形成的時間系公司作出分配股利和利潤的股東會決議的時間。而非股利和利潤實際產生的時間。因此,對于公司股東而言,如無特殊考慮,盡可能要求公司及時作出股東會決議,分配利潤。否則,待公司經營不善,即將進入破產時,股東請求公司分配利潤的權利將受到限制。

2. 股權系股東對公司出資形成的權利,與因合同形成的債權系兩種性質不同的權利。即使公司破產或股東破產,股權也不能于債權進行抵銷。否則,即意味著股東對公司的股權未經股權轉讓,亦未經減資程序而消滅。公司注冊資本將減少,將侵害公司債權人的權利。

3. 實踐中,公司破產后,股東對公司的債權債務能否抵銷,應視不同情況而定。股東因抽逃出資、欠繳出資或濫用股東權利而對公司形成的債務,不得與公司對股東的債務進行抵銷。否則,將侵害公司其他債權人的權利。通常情況下,破產管理人對該種抵銷提出異議的,法院均予以支持。

相關法律規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

第三十二條  人民法院受理破產申請前六個月內,債務人有本法第二條第一款規定的情形,仍對個別債權人進行清償的,管理人有權請求人民法院予以撤銷。但是,個別清償使債務人財產受益的除外。

第四十條  債權人在破產申請受理前對債務人負有債務的,可以向管理人主張抵銷。但是,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得抵銷:

(一)債務人的債務人在破產申請受理后取得他人對債務人的債權的;

(二)債權人已知債務人有不能清償到期債務或者破產申請的事實,對債務人負擔債務的;但是,債權人因為法律規定或者有破產申請一年前所發生的原因而負擔債務的除外;

(三)債務人的債務人已知債務人有不能清償到期債務或者破產申請的事實,對債務人取得債權的;但是,債務人的債務人因為法律規定或者有破產申請一年前所發生的原因而取得債權的除外。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二)》[法釋〔2013〕22號]

第四十六條  債務人的股東主張以下列債務與債務人對其負有的債務抵銷,債務人管理人提出異議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一)債務人股東因欠繳債務人的出資或者抽逃出資對債務人所負的債務;

(二)債務人股東濫用股東權利或者關聯關系損害公司利益對債務人所負的債務。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破產債權能否與未到位的注冊資金抵銷問題的復函 》(法函〔1995〕32號)

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

你院(1994)鄂經初字第10號請示報告收悉,經研究,答復如下:

據你院報告稱:中國外運武漢公司(下稱武漢公司)與香港德倉運輸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香港公司)合資成立的武漢貨柜有限公司(下稱貨柜公司),于1989年3月7日至8日曾召開董事會議,決定將注冊資金由原來的110萬美元增加到180萬美元。1993年1月4日又以董事會決議對合資雙方同意將注冊資金增加到240萬美元的《合議書》予以認可。事后,貨柜公司均依規定向有關審批機構和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辦理了批準、變更手續。因此,應當確認貨柜公司的注冊資金已變更為240萬美元,尚未到位的資金應由出資人予以補足。

貨柜公司被申請破產后,武漢公司作為貨柜公司的債權人同貨柜公司的其他債權人享有平等的權利。為保護其他債權人的合法權益,武漢公司對貨柜公司享有的破產債權不能與該公司對貨柜公司未出足的注冊資金相抵銷。

法院判決

以下為法院在裁定書中“本院認為”部分對該問題的論述:

運城中院一審認為:

雙方爭議焦點是:(一)中國一冶公司對2013年度股利行使抵銷權是否違反《企業破產法》第三十二條禁止單獨清償的規定,2013年度股利可否抵銷;(二)海鑫公司進入破產程序后,中國一冶公司股東會確定的2014年度股利、未分配股利能否適用《企業破產法》第四十條進行抵銷;(三)股權可否與債務抵銷。

(一)關于中國一冶公司對2013年度股利行使抵銷權是否違反《企業破產法》第三十二條禁止單獨清償規定,2013年度股利可否抵銷的問題。《企業破產法》第三十二條是關于破產申請受理前六個月內個別清償行為的撤銷的規定,本案中并不存在破產申請受理前六個月內的個別清償行為,《企業破產法》第三十二條規定與本案事實無關聯性,海鑫公司管理人、山西海鑫國際鋼鐵有限公司管理人依據該條認為2013年度股利不能抵銷的觀點,不予采納。海鑫公司在中國一冶公司應得的2013年股利6914227.66元,2014年11月7日經中國一冶公司股東會確定,至今并未支付,屬于中國一冶公司對海鑫公司所負債務,該債務發生在海鑫公司重整申請受理前。而中國一冶公司對海鑫公司享有的債權在重整程序中已依法申報,后經人民法院判決確定存在工程欠款及利息。雙方互負債務,且均系破產申請一年前所發生的原因而負債務,不存在《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第四十條規定的不得抵銷的情形,依據《企業破產法》第四十條,中國一冶公司作為債權人可以向海鑫公司管理人主張抵銷。

(二)關于海鑫公司進入破產程序后,中國一冶公司股東會確定的2014年度股利、未分配股利能否適用《企業破產法》第四十條進行抵銷的問題。《企業破產法》第四十條規定的破產抵銷權,是指債權人在破產案件受理前對債務人負有債務的,可以用該債務抵銷其債務人對其所負債務的權利。海鑫公司在中國一冶公司應得的2014年度股利2782220.68元、未分配股利13165715.01元,于2015年8月8日經中國一冶公司股東會確定,該兩筆債務成立于海鑫公司重整申請受理后,不符合《企業破產法》第四十條的規定,中國一冶公司主張抵銷無效。

(三)關于股權可否與債務抵銷的問題。破產抵銷是互負債務的抵銷,海鑫公司在中國一冶公司的投資,其性質并非中國一冶公司對海鑫公司所負債務,不能進行抵銷,中國一冶公司主張抵銷無效。

綜上,中國一冶公司對海鑫公司2013年股利行使抵銷權符合法律規定。中國一冶公司對海鑫公司2014年股利、未分配股利及股權行使抵銷權無法律依據。判決:(一)駁回海鑫公司管理人、山西海鑫國際鋼鐵有限公司管理人關于中國一冶集團有限公司對海鑫公司2013年股利6914227.66元行使抵銷權無效的訴訟請求。(二)中國一冶集團有限公司對海鑫公司2014年股利2782220.68元、未分配股利13165715.01元行使抵銷權無效。(三)中國一冶集團有限公司對海鑫公司在中國一冶集團有限公司的股權(投資)65724367.70元行使抵銷權無效。

山西高院二審認為:

根據雙方的訴辯主張和本案事實,本案爭議焦點為,中國一冶公司對海鑫公司、山西海鑫國際鋼鐵有限公司2014年股利2782220.68元、未分配利潤13165715.01元及股權行使抵銷權是否有效。

(一)中國一冶公司確定海鑫公司在中國一冶公司應得2014年度股利2782220.68元、未分配股利13165715.01元的時間是2015年8月8日中國一冶公司的股東會議,因此中國一冶公司對海鑫公司上述兩筆債務的確定時間為2015年8月8日,形成于海鑫公司重整申請受理后,不符合《企業破產法》第四十條關于"債權人在破產案件受理前對債務人負有債務的,可以向管理人主張抵銷"的規定,中國一冶公司關于"海鑫公司對一冶公司利潤分配是法律規定事由,且股利分紅及未分配利潤已于2014年確定,2015年股東會決議是對2014年股利分紅及未分配利潤事宜再次確認"的主張證據不足,中國一冶公司主張抵銷不予支持。

(二)關于海鑫公司的股權可否與其債務抵銷的問題。破產抵銷是互負債務的抵銷,即相互抵銷的前提是雙方互負債務,而海鑫公司在中國一冶公司的股權是因出資形成的,出資進入公司后不能擅自退出,只能經法定程序通過公司股權轉讓等方式進行股權轉讓。股權與因合同形成的債權是兩種不同的民事法律權利,與中國一冶公司對海鑫公司所負債務性質不同,不能進行抵銷,中國一冶公司主張抵銷無效。

案件來源

中國一冶集團有限公司與海鑫公司管理人、山西海鑫國際鋼鐵有限公司管理人破產抵銷權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山西省高級人民法院(2017)晉民終566號】

延伸閱讀

1

實踐中,股東對公司的債權或債務能否在破產中予以抵銷,應視該債權債務的不同情況而定。對債務人股東因欠繳債務人的出資或者抽逃出資對債務人所負的債務(案例一、二),或以濫用股東權利或者關聯關系損害公司利益對債務人所負的債務(案例三),與債務人對其負有的債務相抵銷,管理人提出異議的,法院應予支持。

案例一

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審理的金光明、浙江德盛建設集團有限公司追收未繳出資糾紛、股東出資糾紛再審審查與審判監督民事裁定書【(2017)浙民申2917號】

浙江高院認為,本案爭點在于周月新交付的1500萬增資款的性質及金光明以對公司的債權抵銷出資補充責任問題關于周月新交付的1500萬增資款的性質。雙方對周月新作為增資款交付的1500萬款項來源于德盛公司的貸款并無爭議。根據金光明主張,因周月新承建德盛大廈,德盛公司將該筆款項作為工程款支付給周月新,周月新代各位股東支付了增資款。經審查現有證據,不足以證明周月新承建德盛大廈及德盛公司支付周月新工程款的事實成立。據此,二審認定金光明繳納的所謂增資款系德盛公司自有資金,金光明實際未繳納,有相應依據。關于金光明以對公司的債權抵銷出資補充責任問題。即使金光明所主張事實成立,但由于管理人明確答復不同意抵銷,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二)》第四十六條規定:“債務人的股東主張以下列債務與債務人對其負有的債務抵銷,債務人管理人提出異議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一)債務人股東因欠繳債務人的出資或者抽逃出資對債務人所負的債務。”據此,金光明應在德盛公司破產案件中去主張,不易在本案中處理。金光明的再審申請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條第(一)(二)項規定的情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四條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三百九十五條第二款規定,裁定:駁回金光明的再審申請。

案例二

中山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的陳愛國、胡蘭執行審查類執行裁定書【(2017)粵20執復40號】

廣東中院認為,關于爭議焦點一。2015年11月26日經廣東省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組織調解,寶田公司股東陳愛國、梁均洪、莫西健達成調解協議,各方一致同意于2015年11月26日解散寶田公司。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一百八十條第一款第二項、第一百八十三條規定,寶田公司全體股東一致同意解散寶田公司,故寶田公司依法應于解散事由出現之日起十五日內成立清算組,開始清算。寶田公司未依法成立清算組,系寶田公司(股東)存在違法行為,但不影響寶田公司處于清算階段的事實,故對寶田公司的債權債務處理應參照企業法人清算狀態的相關法律規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二)》第四十六條規定,“債務人的股東主張以下列債務與債務人對其負有的債務抵銷,債務人管理人提出異議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二)債務人股東濫用股東權利或者關聯關系損害公司利益對債務人所負的債務。”本案中,陳愛國作為寶田公司的股東,對寶田公司享有的債權是基于借款合同產生,但陳愛國對寶田公司承擔的債務是因其濫用股東權利損害公司利益而產生的。本院認為,若允許濫用權利損害公司利益的股東就其對公司的債權,與其因損害公司利益所負的債務進行抵銷,會導致對公司外部債權人不公平的結果。尤其寶田公司處于清算階段(因股東未履行法定義務導致未實際進入清算程序),若允許陳愛國對寶田公司的債權債務進行抵銷,違反了法律公平原則及相關規定。故陳愛國要求其與寶田公司互負的上述兩案債權債務抵銷的主張,沒有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執行法院作出的(2016)粵2071執異71號異議裁定對此認定錯誤,本院予以糾正。

案例三

溫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的瑞田鋼業有限公司與新雅投資集團有限公司追收非正常收入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2016)浙03民終173號】

溫州中院認為,因本案返還涉案款項所形成的上訴人的債務是否能與上訴人對被上訴人享有的債權相抵銷的問題。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二)》第四十六條第(二)項的規定,債務人的股東主張以債務人股東濫用股東權利或者關聯關系損害公司利益對債務人所負的債務與債務人對其負有的債務抵銷,債務人管理人提出異議的,法院應予支持。本案返還涉案款項所形成的上訴人的債務實際上是上訴人作為瑞田鋼業的實際控制人,濫用股東權利對利潤進行分配后而形成的債務,這不僅損害了公司利益,而且損害了其他債權人權益。在瑞田鋼業管理人明確提出異議的情況下,該債務依法不能抵銷。上訴人主張該債務應與其對瑞田鋼業所享債權予以抵銷的上訴理由缺乏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 上一頁1下一頁 >

微信掃一掃   第一時間讓您獲取清算行業重磅新聞、學術觀點——中國清算網公眾號(qdhx123)!

免責聲明:本網站旨在分享破產與重組行業相關資訊及業內專家、學者、律師的精彩論文和觀點,文章內容并不代表本網站觀點。如需要轉載網站原創文章,請提前聯系本網站及作者本人取得授權,并注明轉自"中國清算網"。網站轉載的文章是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如無意中侵犯了哪個媒體、公司、企業或個人等的知識產權,請來電或致函告之,本網站在核實相關情況后將立即刪除。通訊郵箱:[email protected],電話:15628863727
關于我們 | 人才招聘 | 幫助中心 | 聯系我們 | 友情鏈接 | 網站地圖 | 法律聲明
null 中國清算網 All Rights Reserved.   null    
電話:null       地址:null      E_mail:null
多乐彩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