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詞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中國清算網 > 實戰案例

債務人破產后,債權人可否對其支付的"履約保證金"行使取回權?(正反案例詳細解讀)

作者:李舒張德榮賈偉波 時間:2020-07-10 閱讀次數:381 次 來自:法客帝國公眾號

債務人破產后,債權人可否對其支付的“履約保證金”行使取回權?

作者 | 李舒 張德榮 賈偉波

閱讀提示

在破產程序中,取回權是權利人向管理人主張對其享有所有權的物的返還請求權。但經常發生爭議的一種物即是“貨幣”,因為物權法上對貨幣有“占有即所有”的原則,即誰實際占有貨幣誰就擁有所有權、貨幣所有和占有一致。那么,債權人將履約保證金交付給債務人作為債權債務的擔保方式,而當債務人破產時,債權人對履約保證金是否還擁有所有權?能否向管理人主張取回?本文將通過正、反兩方面的案例,揭曉這個問題的答案。

裁判要旨

債務人在支付款項時明確注明為“保證金”且債權人收取該款項時亦已明知該款項的性質的,該保證金已具備特定化的形式和特征。其后債務人不履行債務時,債權人可以就該保證金優先受償。該履約保證金的擔保性質決定了債權人對其僅享有占有權和優先受償權,而并未取得其所有權,依法不得挪作他用。債務人向破產管理人主張取回權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債權人收受保證金后未將保證金予以妥善存管的,不影響履約保證金的歸屬。

案情簡介

一、2011年11月26日,中房公司和瑞建公司簽訂《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約定中房公司將保障房項目建設工程發包給瑞建公司,合同總價款為500179868元。

二、合同約定中房公司應向瑞建公司支付合同價款8%的工程開工預付款;工程履約保證金按照合同價的10%計,等工程預驗收達到標準后,予以全部退還履約保證金。

三、此后至2013年5月9日前,瑞建公司陸續支付履約保證金5450萬元;但因中房公司未支付工程開工預付款,從而將履約保證金退回3450萬元,剩下2000萬元未退。

四、2016年12月29日,保障房項目工程通過了竣工合格驗收。但此后中房公司未退還履約保證金。

五、2016年11月4日,瑞安市人民法院作出裁定,受理債權人對中房公司的破產清算申請,同時指定了管理人。

六、而后,瑞建公司向管理人申請取回2000萬元履約保證金及利息;管理人則以貨幣占有即所有為由,主張2000萬的履約保證金屬于破產財產,瑞建公司無權取回。

七、本案經瑞安法院一審、溫州中院二審,浙江高院再審最終認定,履約保證金并不屬于破產財產,瑞建公司有權取回。

裁判要點

本案爭議的焦點是,瑞建公司是否有權從中房公司的破產財產中先行取回履約保證金。管理人認為履約保證金是貨幣,占有即所有;且未支付至專有賬戶進行特定化封存,故屬于破產財產,不能夠取回。而一審、二審和再審法院則認為,瑞建公司有權取回履約保證金。理由如下:
第一,本案中履約保證金已經特定化。對于貨幣的特定化,進入特定賬戶并非唯一的形式,亦可通過注明其用途加以特定化。瑞建公司將其資金以保證金方式匯至中房公司賬戶,其實質等同于特戶、封金方式,已將貨幣特定化。不能因收受履約保證金一方未將履約保證金予以妥善存管,即認定履約保證金已與收受一方的其他貨幣同化。如此行為將損害交納履約保證金一方的利益,對交納履約保證金一方不公平,而該損害行為又非保證金交納方所能掌控。
第二,瑞建公司支付的履約保證金所有權自始未發生轉移,不適用貨幣“占有即所有”的原則。一方面,瑞建公司只是臨時性轉移了該筆履約保證金的占有,中方公司僅享有對該筆履約保證金進行控制的事實狀態,即暫時占有。由于不存在交易而形成的貨幣所有權轉移,故該履約保證金的所有權并沒有轉移給中房公司。另一方面,“貨幣占有即所有”原則適用于債權的情形,指所有權的取得是基于交易等基礎的債權債務關系而產生的所有權轉移,而本案中的履約保證金是以物的形式出現,是一種物權,并不存在債權債務關系。因此,履約保證金并不適用“貨幣占有即所有”原則。
第三,本案中履約保證金并非基于債的關系發生的,而是擔保債履行的一種方式,因此履約保證金的繳付者享有對履約保證金的所有權,物權優先于債權;履約保證金的目的是為了在施工中對中標人進行制約,以彌補其違約行為可能給招標人造成的損失,故履約保證金是為了促使中標人完全履行合約而設定的,這就必須保證該履約保證金具有排他性,若不具有排他性,任由其他債權人分配,會使其目的完全喪失;若被列入破產財產,由其他債權人參與分配,則違背了公平原則。

實務經驗總結

北京云亭律師事務所唐青林律師、李舒律師的專業律師團隊辦理和分析過大量本文涉及的法律問題,有豐富的實踐經驗。大量辦案同時還總結辦案經驗出版了《云亭法律實務書系》,本文摘自該書系。該書系的作者全部是北京云亭律師事務所戰斗在第一線的專業律師,具有深厚理論功底和豐富實踐經驗。該書系的選題和寫作體例,均以實際發生的案例分析為主,力圖從實踐需要出發,為實踐中經常遇到的疑難復雜法律問題,尋求最直接的解決方案。

一、對于債權人來講,若基于履約擔保的需要向債務人交付了履約保證金,在債務人破產時,可以向管理人主張取回。同時我們提請債權人注意:在簽訂合同時,有必要對履約保證金及其利息的權利歸屬作出明確約定;也有必要開立專門的資金賬戶或三方監管賬戶封存保證金;在支付履約保證金時,務必要在支付記錄上標明“保證金”字樣,也可寫明“該履約保證金并不轉移所有權,僅作擔保履行使用”,以滿足特定化的要求。

二、對管理人來講,在債權人對貨幣主張取回權時,一般情況下可以“占有即所有”的原則,駁回債權人的請求。但是,當債權人所主張的貨幣是并非以轉移所有為目的且已經特定化的“封金”“特戶”“保證金”時,應當準許債權人取回該貨幣。

相關法律規定

《破產法》

第三十八條 人民法院受理破產申請后,債務人占有的不屬于債務人的財產,該財產的權利人可以通過管理人取回。但是,本法另有規定的除外。

《破產法司法解釋二》

第二條 下列財產不應認定為債務人財產:

(一)債務人基于倉儲、保管、承攬、代銷、借用、寄存、租賃等合同或者其他法律關系占有、使用的他人財產;

(二)債務人在所有權保留買賣中尚未取得所有權的財產;

(三)所有權專屬于國家且不得轉讓的財產;

(四)其他依照法律、行政法規不屬于債務人的財產。

第二十六條 權利人依據企業破產法第三十八條的規定行使取回權,應當在破產財產變價方案或者和解協議、重整計劃草案提交債權人會議表決前向管理人提出。權利人在上述期限后主張取回相關財產的,應當承擔延遲行使取回權增加的相關費用。

《擔保法司法解釋》

第八十五條 債務人或者第三人將其金錢以特戶、封金、保證金等形式特定化后,移交債權人占有作為債權的擔保,債務人不履行債務時,債權人可以以該金錢優先受償。

法院判決

以下為法院在裁定書中“本院認為”部分對該問題的論述:

溫州中院在(2019)浙03民終3054號民事判決書中認為:“涉案履約保證金是瑞建公司為擔保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的履行而向發包方中房公司支付的保證金,在建設工程竣工并驗收合格后,中房公司應當返還上述款項。瑞建公司在繳納該筆款項時明確注明為“保證金”,中房公司收取該款項時亦已明知該款項的性質。該款項的擔保性質決定了中房公司對其僅享有占有權,并未取得其所有權,依法不得挪作他用。雙方簽訂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中亦明確約定履約保證金的孳息即利息(按同期中國人民銀行活期存款利率計算)由瑞建公司享有,進一步反映出該履約保證金的所有權尚未轉移。中房公司上訴主張其享有對上述保證金的所有權,與雙方的約定不符,亦與法相悖,本院不予支持。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八十五條的規定,債務人或者第三人將其金錢以特戶、封金、保證金等形式特定化后,移交債權人占有作為債權的擔保,債務人不履行債務時,債權人可以以該金錢優先受償。上述法律條款對貨幣擔保的特定化形式作出了規定,其明確保證金是貨幣特定化的形式之一。本案中,履約保證金以保證金的方式已經將貨幣特定化,事實清楚,原判對該節事實認定及其分析并無不當。上訴人主張貨幣擔保必須以“特戶、封金”方式進行特定化,與上述法律規定不符,本院不予采納。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二)》第二條、《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第三十八條的規定,中房公司作為財產權利人,對涉案履約保證金享有取回權。上訴人收受履約保證金后未將履約保證金予以妥善存管,不影響履約保證金的權利歸屬。上訴人上述不當行為產生的不良法律后果,不應由無過錯方即瑞建公司承擔。故被上訴人要求上訴人償還與涉案履約保證金等量價值的貨幣,于法有據,本院予以支持。上訴人以其已將貨幣混同并滅失為由主張被上訴人不享有取回權,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二)》第二十六條的規定,權利人依據企業破產法第三十八條的規定行使取回權,應當在破產財產變價方案或者和解協議、重整計劃草案提交債權人會議表決前向管理人提出。權利人在上述期限后主張取回相關財產的,應當承擔遲延行使取回權增加的相關費用。本案中,瑞建公司未在規定期限內主張取回權,依法應承擔相關費用。中房公司主張瑞建公司未在規定期限內主張取回權即喪失取回權,于法無據,本院不予支持。”

浙江高院在(2019)浙民申3807號民事裁定書中認為:“本案中,涉案履約保證金是瑞建公司為擔保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的履行而向發包方中房公司支付的保證金,在建設工程竣工并驗收合格后,中房公司應當返還上述款項。瑞建公司在繳納該筆款項時明確注明為“保證金”,中房公司收取該款項時亦已明知該款項的性質,中房公司對其僅享有占有權,并未取得其所有權。雙方簽訂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中亦明確約定履約保證金的孳息即利息(按同期中國人民銀行活期存款利率計算)由瑞建公司享有,進一步反映出該履約保證金的所有權尚未轉移。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八十五條的規定,債務人或者第三人將其金錢以特戶、封金、保證金等形式特定化后,移交債權人占有作為債權的擔保,債務人不履行債務時,債權人可以以該金錢優先受償。上述法律條款對貨幣擔保的特定化形式作出了規定,其明確保證金是貨幣特定化的形式之一。據此,二審判決認定案涉履約保證金以保證金的方式已經將貨幣特定化,有相應依據。中房公司主張對匯入中房公司賬戶后的履約保證金享有所有權,該履約保證金沒有特定化,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中房公司收受履約保證金后未將履約保證金予以妥善存管,不影響履約保證金的權利歸屬。中房公司上述不當行為產生的不良法律后果,不應由無過錯方即瑞建公司承擔。瑞建公司作為財產權利人,對涉案履約保證金享有取回權。”

案件來源

中房集團瑞安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瑞安市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一般取回權糾紛再審審查與審判監督民事裁定書【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2019)浙民申3807號】。

延伸閱讀

1、裁判規則一:承包人債權人可對質保金行使取回權。

案例一

【溫嶺市金耀建設集團有限公司、浙江欣威建設有限公司一般取回權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浙江省臺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9)浙10民終750號】

臺州中院認為:“本案訟爭的30萬元款項系‘普陀山佛教博物館工程’發包人普陀山佛教協會退回的工程質量保修金,該款項雖匯入上訴人金耀公司管理人賬戶,但款項的所有權應屬于工程實際施工人即被上訴人欣威公司,上訴人金耀公司基于雙方之間的聯合施工合同(實為建設工程轉包)關系而占有被上訴人所有的該筆款項,建設工程合同屬于特殊的承攬合同,因此,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二)》第二條規定:“下列財產不應認定為債務人財產:(一)債務人基于倉儲、保管、承攬、代銷、借用、寄存、租賃等合同或者其他法律關系占有、使用的他人財產;……”本案訟爭的30萬元款項不屬于上訴人金耀公司的破產財產,且具有特定化。被上訴人欣威公司要求取回在上訴人金耀公司管理人銀行賬戶的工程質量保修金30萬元,依法有據,本院予以支持。”

2、裁判規則二:履約保證金性質不同于普通債權,債務人僅在債權人未履約造成損失、提前終止協議且未通知等情況下可以扣減履約保證金,故該履約保證金雖轉入債務人賬戶,債務人僅對保證金成立占有,而并未取得所有權。

案例二

【貴州得皓澤商貿有限公司與貴州華電安順華榮投資有限公司、貴州華電安順華榮投資有限公司普定縣貓洞鄉元江煤礦一般取回權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貴州省安順市(地區)中級人民法院,(2019)黔04民初68號】

安順中院認為:“案涉《元江煤礦原煤運輸協議》系當事人真實意思表示,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不違反公序良俗,應屬有效。現該協議已終止履行并依法解除,且原告得皓澤公司并無違約責任,其交納的履約保證金應予退還。對于二被告提出的抗辯理由,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擔保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八十五條規定:“債務人或者第三人將其金錢以特戶、封金、保證金等形式特定化后,移交債權人占有作為債權的擔保,債務人不履行債務時,債權人可以以該金錢優先受償。”根據《元江煤礦原煤運輸協議》的約定,華電華榮公司僅在得皓澤公司被考核處罰、未履約造成損失、提前終止協議且未通知等情況下可以扣減履約保證金,故該履約保證金雖轉入華電華榮公司賬戶,華電華榮公司僅對保證金成立占有,并未取得所有權。

《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第三十八條規定:“人民法院受理破產申請后,債務人占有的不屬于債務人的財產,該財產的權利人可以通過管理人取回。但是,本法另有規定的除外。”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二)》第二條規定:“下列財產不應認定為債務人財產:(一)債務人基于倉儲、保管、承攬、代銷、借用、寄存、租賃等合同或者其他法律關系占有、使用的他人財產……”案涉履約保證金直接轉入華電華榮公司賬戶,現華電華榮公司破產清算一案已由本院受理,履約保證金性質不同于普通債權,得皓澤公司可以行使取回權。”

3、裁判規則三:通常情況下,貨幣的占有者即為所有者,故要對貨幣資金行使取回權的前提在于該筆資金已特定化,這種特定化不僅僅能從款項性質、合同約定來判斷,而且必須開立專門賬戶用于存放資金,使其沒有與其他資產混同。否則貨幣就不具有物的所有權判斷指征,債權人無權主張取回。

案例三

【胡方忠、溫嶺市金耀建設集團有限公司一般取回權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浙江省臺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20)浙10民終22號】

臺州中院認為:“本案中,上訴人胡方忠主張取回的標的物為貨幣,由于貨幣作為一般等價物的特殊屬性,通常情況下,貨幣的占有者即為所有者,故要對貨幣資金行使取回權的前提在于該筆資金已特定化,這種特定化不僅僅能從款項性質、合同約定來判斷,而且必須開立專門賬戶用于存放資金,使其沒有與其他資產混同。訟爭的70萬元質量保修金系工程款的一部分,基于上訴人胡方忠與被上訴人金耀公司的掛靠關系,涉訟工程款先由發包人普陀山佛教協會匯入被上訴人金耀公司賬戶,待扣除管理費用后再轉匯至上訴人胡方忠賬戶,而上訴人胡方忠未能舉證證明其在前期已支付完畢全部管理費,故該筆質量保修金存在工程款和管理費混同的可能,未能特定化的貨幣就不具有物的所有權判斷指征,上訴人基于所有權主張取回缺乏事實依據,其上訴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4、裁判規則四:履約保證金實質上為特殊種類物的貨幣,而非特定物,在交付給債務人占有后即為債務人所有,債權人對貨幣的所有權已依法依約轉換為相應的債權請求權,如無證據證明該保證金已被固定和特定化進而可與債務人的其他款項區分開來,則該保證金無法排除貨幣“占有即所有”一般原理的適用,故仍屬于債務人財產范圍,債權人要求對該保證金行使取回權缺乏依據。

案例四

【江蘇銘馳物業管理有限公司、杭州千島湖富溪旅游開發有限公司取回權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浙江省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9)浙01民終8936號】

杭州中院認為:“本案的爭議焦點為上訴人對案涉履約保證金是否有權行使取回權,而該焦點問題進一步細化則為案涉保證金是否屬于債務人財產范圍的問題。訴爭的200萬元形式上為履約保證金,實質上仍為特殊種類物的貨幣,而非特定物,在交付給被上訴人占有后即為被上訴人所有,上訴人對200萬元貨幣的所有權已依法依約轉換為相應的債權請求權,而現有證據亦不能證明該保證金已被固定和特定化進而可與債務人的其他款項區分開來,故該保證金無法排除貨幣“占有即所有”一般原理的適用,上訴人不能證明訴爭200萬元的履約保證金不屬于債務人財產范圍,故其要求對該保證金行使取回權缺乏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5、裁判規則五:返還工程質保金的請求權是債權請求權,根據貨幣的流通屬性,貨幣并非特定物,而是物的價值體現,是種類物,故不符合《破產法司法解釋(二)》第二條規定的情形,不適用《破產法》第三十八條規定的行使取回權的條件。

案例五

【農富英與龍州鑫磊建設投資有限公司一般取回權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廣西壯族自治區崇左市中級人民法院,(2019)桂14民初31號】

崇左中院認為:“對于農富英是否對該款享有取回權的問題。首先,農富英將200000元工程質保金交納給鑫磊公司,在雙方之間的合同沒有實際履行后,鑫磊公司對農富英負有返還義務,但是鑫磊公司一直沒有予以返還,雙方之間形成了債權債務關系,事實清楚,農富英對鑫磊公司享有的是債權請求權,其可以以債權人的身份參與鑫磊公司的破產財產分配;其次,取回權是物的返還請求權在破產程序中的一種表現形式,其針對的是特定的財產,行使取回權的前提是權利人對特定物享有合法的物權;最后,農富英交納給鑫磊公司的是貨幣,根據貨幣的流通屬性,貨幣并非特定物,而是物的價值體現,是種類物。綜上,本案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二)》第二條規定的情形,不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第三十八條“人民法院受理破產申請后,債務人占有的不屬于債務人的財產,該財產的權利人可以通過管理人取回。但是,本法另有規定的除外。”規定的行使取回權的情形,故農富英請求確認其對上述200000元享有取回權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6、裁判規則六:債權人要求取回的貨幣屬于種類物,一旦進入債務人賬戶即與其他資金產生混同,故而債權人要取回貨幣資金,應當舉證證明該筆資金已經特定化,即應當能夠證明其行使取回權時該筆資金的具體流向和該筆資金沒有被使用;否則,取回權主張不能成立,但其相關權利可以轉化為普通債權,由其向破產管理人主張和行使。

案例六

【中國出口信用保險公司江蘇分公司與宿遷砥礪前行智能制造技術股份有限公司取回權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江蘇省宿遷市中級人民法院,(2018)蘇13民初290號】

宿遷中院認為:“因本案原告要求取回的系貨幣型財產,而貨幣屬于種類物,一旦進入被告賬戶即與其他資金產生混同,故而原告要取回貨幣資金,應當舉證證明該筆資金已經特定化,即原告應當能夠證明其行使取回權時該筆資金的具體流向和該筆資金沒有被使用。本案中,根據本案證據和原、被告的確認,該筆資金系以LGNE公司支付的貨款方式進入47×××73賬戶,此時該筆資金已經特定化。后被告將47×××73賬戶中包含本案原告主張取回權的資金轉為人民幣進入510558225715賬戶,可以清楚地表明該筆資金的流向,也可以判定為該筆資金已經特定化,但根據510558225715賬戶的銀行交易流水,可見在原告提起訴訟主張取回權時該筆賬戶上資金已經為零,原告主張取回的資金已經被被告使用,其后進入該賬戶的資金與原告取回的資金已沒有關聯性,故原告主張取回該賬戶的資金沒有事實依據。原告還主張510558225715賬戶上的兩個保證金賬戶也應當作為行使取回權的資金賬戶,本院認為,原告不能提供證據證明涉案資金在何時以何種方式特定化后進入保函保證金賬戶47×××70和信用證保證金賬戶49×××34,故其主張行使對該二個賬戶資金取回權依據不足,且該兩個保證金賬戶的資金在2018年2月28日亦已經為零,故原告要求取回該兩個賬戶中的相應資金也沒有事實依據。雖然原告主張取回權的主張不能成立,但其相關權利可以轉化為普通債權,由其向破產管理人行使。”

7、裁判規則七:債權人申請取回應舉證證明其資金在轉賬后仍能與債務人賬戶中的其他資金清晰區分,即具備特定化的特征。如果涉案保證金轉入債務人基本賬戶之后未特定化并與其它資金混同,則不符合取回權要求的權利歸屬清晰的條件,因此,債權人要求行使取回權的條件不成立,但其可以向債務人管理人申報債權的方式處理涉案保證金事項。

案例七

【深圳誠達電梯有限公司與深圳市瑞華建設股份有限公司資金返還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2015)深中法破初字第77號】

深圳中院認為:“本案中,原告向被告轉賬5萬元作為投標保證金,在招投標項目未開標、后續工作未實際開展的情況下,被告進入破產程序,原告能否取回保證金為本案的爭議焦點。在破產程序中,取回權的行使一般限于原物取回,本案原告申請取回的標的系貨幣。貨幣作為一般等價物,轉賬之后即與被告賬戶中的資金產生混同,原告申請取回應舉證證明其資金在轉賬后仍能與被告賬戶中的其他資金清晰區分,即具備特定化的特征。經查,被告接收涉案保證金的賬戶系其公司基本賬戶,賬戶內有被告的自有資金、其他企業的保證金及往來款等,原告的保證金存入后已與上述資金混同;且該基本賬戶為活期存款賬戶,賬戶內資金無法特定化,在原告的保證金存入之后,賬戶內款項進出頻繁,余額銳減,具體的資金權屬無法區分。鑒于涉案保證金轉入被告基本賬戶之后未特定化并與其它資金混同,不符合取回權要求的權利歸屬清晰的條件,因此,原告要求行使取回權條件不成立,對其從被告基本賬戶中取回涉案保證金的訴請,本院不予支持。由于《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企業破產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七十一條所列財產不包括本案保證金類型,原告主張本案應適用上述條款理由亦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納。原告主張其他企業在被告進入破產程序之前已經取回保證金,與本案的處理并無法律上的關系。原告主張的取回權不成立,其可以向被告管理人申報債權的方式處理涉案保證金事項。”

8、裁判規則八:根據貨幣所有和占有一致的原則,債務人對其占有的保證金賬戶內資金享有所有權。在債務人破產時,債權人可申報債權,不享有取回權。

案例八

【上海對外勞務經貿合作有限公司與海南賽格國際信托投資公司管理人其他證券合同糾紛上訴案,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2008)瓊民二終字第61號】

海南高院認為:“破產取回權是指權利人對其享有所有權的物的返還請求權,而不是債的請求返還權。依照最高人民法院(2008)民二他字第33號批復精神,根據貨幣所有和占有一致的原則,賽格上證對其占有的保證金賬戶內資金享有所有權。在賽格信托破產時,外勞經貿可申報債權,不享有取回權。且外勞經貿在賽格上證處的保證金已被挪用滅失,依據本案證據和上述司法解釋規定,外勞經貿只能向賽格管理人申報債權,而不能享有取回權。上訴人外勞經貿主張其對10567365.82元保證金及利息享有取回權的理由,無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 上一頁1下一頁 >

微信掃一掃   第一時間讓您獲取清算行業重磅新聞、學術觀點——中國清算網公眾號(qdhx123)!

免責聲明:本網站旨在分享破產與重組行業相關資訊及業內專家、學者、律師的精彩論文和觀點,文章內容并不代表本網站觀點。如需要轉載網站原創文章,請提前聯系本網站及作者本人取得授權,并注明轉自"中國清算網"。網站轉載的文章是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如無意中侵犯了哪個媒體、公司、企業或個人等的知識產權,請來電或致函告之,本網站在核實相關情況后將立即刪除。通訊郵箱:[email protected],電話:15628863727
關于我們 | 人才招聘 | 幫助中心 | 聯系我們 | 友情鏈接 | 網站地圖 | 法律聲明
Copyright ? 2005 - 2020 By 中國清算網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1030193號-2    
電話:010-85295299       地址:北京市東城區南竹桿胡同1號2層209      E_mail:[email protected]
多乐彩11选5玩法